让大家吃蟋蟀!?牛肉在哪里?

动物肉正在被淘汰吗?

随着世界上最大的蟋蟀加工厂在安大略省的伦敦市建设,农民关心农业的生存状况。看到荷兰农民与政府之间的冲突,加拿大的农民们怀疑加拿大的农业是否同样会成为加拿大的替罪羊,这是可以理解的。

他们有理由担心。通过繁文缛节、负面产品标签和高碳税来妖魔化加拿大农产品,本届自由党政府这是在故意毁掉农业和畜牧业。

自由党在牛肉糜和猪肉糜上贴上脂肪警告标签,却不在专利人造肉产品上贴警告标签,而这些产品含有较高的油菜籽脂肪和工业加工出来的种子油脂肪,这比天然动物脂肪差得多。畜牧业者不得不反对自由党的做法。

与此同时,由于碳税的增加、俄罗斯化肥的关税以及与运营相关的繁琐程序,农业成本飙升。

这一切是从哪里开始的?

国际法与农业主权

1988 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UNEP) 召集了一组专家来解决地球上所有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问题。UNEP举行了许多会议和大会,并且在1993 年,196 个国家批准了《生物多样性公约》。虽然这表面上听起来很美妙,但它为取消私有财产的运动打开了大门,并将专利植物和牲畜的所有权集中在生物技术公司手中。

现在的国际法的不鼓励养牛、牲畜,甚至生产农产品等传统农业,并声称这些类型的农业不会对公平有益,和/或对环境有害。

一些人推动消除天然肉类的人认为,饲养牲畜是不可持续的,需要大量土地,从而产生大量碳足迹。

为粮食安全和独立而战

农业正在被毁灭,这不是农民们凭空想象的——事实如此。

像特德·特纳(Ted Turner)(220 万英亩土地)和比尔·盖茨(269,000 英亩农田)这样的大公司和富人正在购买农田,让小家庭农民破产。这使我们更加依赖进口食品并限制我们的产量。加拿大农民是全球食品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本应免征碳税,以帮助维护全球粮食安全。

这些对农业部门的恶毒攻击毫无意义,因为农民已经实施了一系列碳减排战略,包括封存、减少化肥浪费、零耕作以及种植需要较少灌溉和用水的作物。

这些农业政策正在逐步淘汰我们生活方式,将所有权从家庭农场转变为大公司,并将植物和动物的生命变为一串串被申请了专利的遗传密码,由一些公司或实体控制和占有。我们必须反对这些政策。

当 COVID 来袭时,作为一个国家,我们突然意识到,把至关重要的物品的制造权交给其他国家是多么不负责任。加拿大公民的健康和安全受到威胁。

确保加拿大的粮食供应更为重要,这是我们国家主权和国家健康的关键。

刘义思领导的加拿大政府将永远支持加拿大农民和我们的农业部门!

获取竞选活动最新信息

Name*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